• 第一百六十四章 暗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厅那头已把早膳都备好,众人都已就位,本来弘历右手边上摆了缨敏的位子,但是缨敏挨着月琦身边坐下来,弘历也不勉强,让纯妃坐下。慧贵妃在弘历的左手边,为他夹了一块紫芋卷放在骨碟中,纯妃斜睨了眼弘历,他的脸色有些难看,纯妃心中却如花绽放,只要弘历能够不满赫舍里,那她就还有希望重获弘历的心。

          “傅恒的事想必你们都听说了罢,怡贵嫔,等后日朕就让人送你回宫,去陪陪你姐姐!”

          月琦神情落寞,听弘历这么说,自是感谢点点头。

          慧贵妃睨了眼缨敏,想起她生辰那日,傅恒那个眼神、暗自叹息一声。想着今日用完早膳,弘历要带众人微服巡视运河大坝,笑道“卿妃身子可好些了?若是好些了等会儿随我们一齐出园子逛逛吧!别成日憋着房中,好端端的一个人儿,倒是硬生生别把病弄出来!”

          缨敏刚欲推辞,就听见弘历附和道“慧贵妃说的不错!”

          纯妃虽梳着把子头,但是却穿着汉家淡紫色的锦缎华服,腰间系着月白长纱,风姿绰绰,把她手边坐着的晴贵人比下去一大截。只见纯妃扶正髻间的珠花长簪,似无意说道“莫不是卿妃不想随皇上出游吧?”

          慧贵妃微有些不悦,“纯妃!”

          纯妃心里压着气儿,冷冷瞥了眼慧贵妃,她不就是用这贵妃的身份压着自己嘛!

          缨敏想起应言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淡淡道“等会儿臣妾也随皇上去!”

          弘历见缨敏这么说,脸色由阴转晴,他希望的其实很简单,只要她不把他当做空气,为了得到她的真心,他不惜做一些摆不上台面上的事,为的只是她、能够属于自己。

          只是,他心里很怕有一天缨敏知道自己为她做的那些事,她是会心生感动还是会决然相恨,只是、对于她,他没办法做到视若无睹,他要她、这个信念使他势在必得!

          用罢早膳过后,众人回房,馨宁换了一件束腰青色长裙,干净利索,不消多久,采菱对馨宁深深行了一个礼,独自闪身出去。只见馨宁勾起一抹冷笑,准备了这么久,只在今日了!

          众妃嫔常年呆在深宫里,难得上一次街,自是兴致颇高。只是偏偏遇上傅恒的事,月琦无心、缨敏无心、连站在纯妃身边的晴贵人亦无心!

          馨宁从出了府就一直跟在月琦和缨敏的身边,看她们二人都不怎么说话,自己也不好一直在身边囔囔,只是默默走着,不时抬眼环顾四周。

          纯妃不知道在弘历的身边说些什么,惹地弘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