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续杯咖啡_分节阅读_4(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r&于是在午后阳光下,她微笑转身。

          锡兰红茶

          三年后再次见到她,却惊觉,岁月在她的脸上,或许太过优待了——林颉峻有时候看看镜中的自己,鬓角分明有了几茎白发了。

          她第一次站在自己面前,穿了红**的大衣,唰唰的签到。当时自己就觉着,这一定是个南方的**孩子——**着这样**致的一张**脸,随意的扎着辫子,一个大书包倒好像能把她整个装进去。一路走来的神情,有些漫不经心,又似乎带着学生才有的天真。他当然不会把她的名字记下来当作代签的典型——而她也完全没发现今天监督的原来是个**。

          于是上课的时候,第一眼见到了坐在最后一排的**孩子,那时他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这个**孩子第二次引起了自己的注意——他的课人气高,自然很少有往后坐的学生。后来才知道,并不是她不认真听课,原来她是这样挑剔一个学生:如果他讲得不好,恐怕她真的会埋头背整整两节课的单词。

          有时候上着上着,林颉峻也会觉得没劲,现在的学生少有真正能认真读书的了,于是自己也常常会忍不住困**:总说自己的课人气高,究竟是因为什么?比如这节课上,他随口提及的五四时代的大师和学者们,明显xiamian无甚反应,倒是只有李君莫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大概是第一次课后忍不住和她聊了几句,她便再也不好意思坐最后一排了,此时和一群**生坐在一起。

          他微微敛了注意力,到底看到她同桌的**生拉了拉她的衣角,低声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然后李君莫微弯了嘴角,笑得像天上一眉**月。

          直到期末考试前最后一节课,气氛比往常更好,索**便腾了半节课,和学生聊天。

          一个男生忽然问他:“**,她们的意思是说,你怎么看待沈从文先生和张兆和先生的故事?”

          他的目光不知怎么就慢慢落在李君莫身上,本来她低着头在看笔记,大约也觉得问题极有意思,便放下笔,轻咬着**微笑。

          他记得那一天阳光灿烂,初夏的季节,窗口探着****的树枝,透着能掐出**的**绿。

          一段佳话。

          试卷的最后一题,是谈谈自己看的一本书。

          xx五**八**,他一直在忍俊不禁。

          有人谈了海岩的最新**说,也有人谈起了热播的历史剧。

          惟有一份xx让他讶异,不只是极漂亮的一手钢笔字,谈的是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