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是乍见的欢喜 第11节(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祁婉竹也没有要程牧回答的意思,笑呵呵转头看向了舞台。

          只是一句低语说的细弱蚊蝇,但程牧听到了。

          她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好的结局。”

          程牧微微有些蹙眉。

          他这一路走的太过顺遂,便理所当然地认为天下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

          仔细想想,身边的人,江禟也好,禾阳也罢,谁不是经历过一段黑暗的时光之后才成长的呢。

          程牧也不知道该和祁婉竹说些什么,只是学着江禟的样子,在她脑袋上揉了揉以示安慰。

          姑娘有所察觉地偏过头来,道谢的话还没说上一句,就看到刚才还在努力安慰自己的人已经转而倒在了旁边男人身上,正笑的甜。

          嘛,算了。有人天生就是命好,都说傻人有傻福,古人诚不欺我。

          这场演出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二点。宗睿表演结束后就没什么事了,和大家一块坐在观众席上,欣赏了半个晚上的歌舞,眼看着身边腻歪的江禟和程牧,真是恨到牙根痒。一连给江熙发了好几条微信消息,那人都没回复。一场晚会真是看得如坐针毡,有几次宗睿都想说,直接分手得了,异地恋就挺惨的了,他这跨国恋,惨上加惨。

          演出结束后,宗睿依然闷闷不乐,随着人流一起涌出大礼堂。

          许是天意作美,天气预报了好几天的雪花终于是在17年最后一刻飘飘荡荡地落下。

          江禟看程牧都出门了也没把衣服拉链拉上,宠溺地揉揉少年脑袋,细心替他把围巾带好,又把衣服穿好,最后又从兜里掏出衣服手套给人戴上,捏捏少年有些泛红的脸颊,说:“17年也过去了啊。”

          程牧笑的开心:“是啊,第一次看你的书,是在07年的暑假。”十年时光就这样静悄悄流逝过去。

          经历时不觉有他,而今回想起才恍然发觉,这一路走来,一个懵懵懂懂,一个跌跌撞撞,可终究还是在第十年的现在相交到了一起。

          程牧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也不知自己家人能否接受江禟这样一个人做他的男朋友。

          可总觉得,只要握上这人的手,便是多少风雨打在身上,就都是暖的。

          所以,第一次的,在朋友们面前,程牧把手伸进了江禟的衣兜,闭眼吻上了那人的唇。

          只是单纯的,美好的,一吻。

          为了留住过去,也为了迎接将来。

          宗睿看着两人相拥着,有些不是滋味地掏出手机,给远在加过的江熙打了电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