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劫 第22节(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齐少渊出生便是荣帮少主,生来骄傲,他能忍受自己断手断脚大卸八块,死的再凄惨也没关系,只要尊严还在。

          其实沈烜是不想折辱他吗?倒也并非如此,只是不想更多人参与到这场复仇里,弄得节外生枝,不小心泄露给沈棠。

          他又不是变态,有那个心思和时间折磨齐少渊,他要的是痛快,将那些年被对方压过一头的屈辱,还有夺走他沈棠哥的愤恨,全部释放出来。

          他能做得有限,却也不少。

          实心的球木奉,用力朝着齐少渊上臂中间猛击下去,手臂便会弯折成一个钝角,骨头断掉,却还没有血ji-an出来,等会他一个人也好收拾。

          紧了紧手里的球木奉,再次用力挥下去另一只手臂便也断掉,两根腿骨,也是如此。

          沈烜抬眼,看着从始至终一声不吭,整张脸却苍白如纸,冷汗不停的齐少渊,恶劣的笑开。

          “齐少渊,齐爷,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呢,嗯?”

          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现在勉强的挂在刑架上,四肢扭曲,姿势就像一个牵线的傀儡娃娃,可笑,又可悲。

          “哦,对了,像不像,一条败家犬?”

          沈烜凑近他,一把攥住他汗s-hi的头发,用力向后拉扯着:“我早就说过,我会亲手杀了你,你凭什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凭什么嘲笑我,凭什么……”沈烜说着,一双眼睛渐渐发红,最终如染血一般,“凭什么让他在意你?!”像被侵占了属于自己的领地而被激怒的雄狮,沈烜赤红着眼,一只手如铁钳一般紧紧卡在齐少渊脖子上,一点一点收紧。

          死神将至,齐少渊努力抬起了沉重的眼皮,用最后的气力,张了张嘴。

          阿棠……

          对不起,阿棠。

          沈烜近距离的看见那一双因为缺氧而充血泛红的眼睛,没有临死的恐惧,没有痛苦,没有悔意,只有不知所措的茫然。

          沈烜松开手,那颗头失去支撑瞬间便垂落下来。

          “沈棠哥,你是我的了。”

          沈烜怔怔的念叨着,笑容y-in森如厉鬼一般。

          齐少渊死了。

          真的死了。

          堂堂威震一方的人物,死的却悄无声息,最终如普通人一样送进火葬场,变成一捧灰白的粉末。甚至还不如普通人,因为连个安息地都没有,更遑论受人祭拜。

          如果重新选择一次,齐少渊,你还要这种结局吗?

          若有机会可以重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