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镜到底 第44节(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为什么那么执着呢?

          沈槐见任垠予没吭声,更火了,服个软卖个萌就好,这还不乐意了?

          “你睡吧,我去看看明天要处理的工作。”沈槐起身,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把任垠予一个人丢在床上,十分负心汉作风地走了。

          结果是两个人都一夜未眠,早晨在洗手间相遇,都没法对对方的黑眼圈视而不见。

          “我……”任垠予捏着牙膏,好像还没睡醒,整个人有点呆。

          “算了,我的错。”沈槐一边往嘴里捣蒜一样捅着牙刷,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我这叫没事儿找事儿,我又不是不清楚你什么德行,我的错。”

          任垠予扭过头来看他,并不见喜色:“那以后你还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吗?”

          沈槐含着满口泡沫,瞪任垠予:“你让我上一次我就不生气了。”

          “……现在吗?”

          “……”

          客厅的手机铃适时地响起来了,沈槐快速漱完口去接,电话那头是林修,甫一开口,就让沈槐拧起了眉。

          任垠予恹恹地跟过来,靠在门边看着沈槐。

          说了十来分钟,沈槐面色不妙地挂了电话,看向任垠予。

          “一休这小子怕是脑子出问题了。”

          第六十八章【捉虫】

          “我见到我哥了。”

          沈槐来找林修的半道上烟瘾犯了,没带打火机,到了咖啡店就给林修发了个微信说来外面抽根烟,结果林修也没带打火机,两个男人站在咖啡店外叼着两根没点燃的烟卷,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旁边是几桌户外餐桌,有两个小姑娘在聊最近的科幻剧,讲一个男人不停地穿越时空,和他的女朋友谈恋爱。

          沈槐有点分心,侧耳听了几句,还在心里琢磨最近任垠予热度好像不行了,得赶紧给他整个爆款出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林修把在电话里跟他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沈槐抬手把咬出齿痕的烟从嘴里拿出来,偏头看向林修,林修脸上没什么表情,直视着前方,叼在嘴里的烟却在抖,沈槐仔细看,发现他下巴在抖。

          他第一反应是觉得林修不好了,这是他一直不愿意面对的,林远死在自己面前,如果林远的死给林修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大到j-i,ng神开始出问题,那就完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林修转过头来,看着沈槐,他的下巴还在抖,脸有点僵硬。

          怎么看怎么像疯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