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1 部分阅读(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双臂抱紧了粗大的杨树身儿,双脚左右交替着紧紧夹着树干,小臂努力上举着,双腿尽力伸长,然后再把小手对着下个更高的高度。就在身躯长短之间,小手就已经能够渐渐勾着高高在上的粗大杨树枝了。也就利索地腿迈过去坐稳了,手揽着粗壮的树身,可就猴子样地吊在了半空中,得空儿还瞧瞧裆里不安分的小家具是不是也偷偷跑到外面了。等到确信自己不会成为明天玩伴儿的笑柄:“哈哈哈,你那小鸡鸡我看见了,软面条啊!”也就有了窥探好风景的根本,暂时忘记了刚刚跋涉上树的苦恼,悠然自得地往下美美看着,不仅把眼前的障碍人都看成了小蚂蚁,层层叠叠的人群中间别人看不真切的秘密自己可就看明白了。明天几个小伙伴再凑到起的时候,自己最有发言权了:“扯蛋!你们说得那都叫个啥呀,全部是胡扯!你们真看见里面的状况了吗?”

          作为真正的亲眼目击者,人家早把这简陋的舞台剧看个入骨三分了。舞台中央,草席简单裹着的自然就是丁凌的遗体了。只是,你们也忒简单了吧。没有上好的楠木棺材也不打紧,支书死去的时候,那样上好的老屋也只是个永远无法完成的美梦——实惠些的,砍几棵杨树要本大队的永远上不了大席的木匠,叮叮咣咣蹦蹦咚咚地拼凑出个简易老屋也就是了。做不起老屋,要草席也不是不行,最起码你那草席也要完整些,好歹还要穿件像样囫囵的衣服吧,怎么什么都没有穿好,就兴师动众地挺尸在财娃堂屋门前的黑土地上了讹人了。逗弄得那些没有经见过世面的小娃娃们个个好奇地走近丁凌的尸首,又弯下腰去爬在草席的暗影里仔细地观瞧,许久瞧完之后,还趔趔着小脚丫子跑到姆妈的跟前显跩着:“妈呀,这女人怎么下面还有个小嘴儿,还长了黑乎乎的胡子呢。妈,你有没有小嘴,有没有胡子,要不回家弄了叫我看看!”羞得他的娘亲恨不能找条地裂缝钻进去——听到的有些特别经验的男人都坏坏地笑了!回家的夜黑破例不让女人早早熄灯,定要认真地掰了女人还算白嫩的大腿看那小嘴儿,看那黑黑的胡子。

          不是那小孩不懂事,实在是这活着的丁凌勾人眼珠子,做了小鬼鬼样也这样迷人啊!瞧那雪白雪白的粉肩真白呀,就无遮无拦地袒露在草席外面,果真是白生生的片,支书家才能吃得起的莲藕也赶不上这。天然的就是天然的,那些人为的东西再怎么又涂又抹又上色,还是离不了化学的味道。就是那肚皮果真老大老大,似乎比有了几个月孩子的孕妇凸得都高,隔着草席外那轮廓也看得分外分明。难道财娃真的对人家痛下毒手了吗?看不出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