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0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是好坐的。秋天里游湖赏桂,也再没有柳青河上泛舟的心情了。如今主上是骑虎难下,可公主不样,公主是可以过那样的悠哉日子的,又何必去搅这趟浑水?”

          “悠哉日子?我倒是想可惜有人对我说,少了我,就是得天下都没意思了。我也是样的。如今,什么日子我都不希罕。你转告小白,我会给他死活,可惜不能如他所愿。”

          我转身要走,那人却拦住我,“公主,下官还有物。”他从袖袋里掏出块缣帛,正是那日诸儿拿走的半,正反面各有首桃花诗。

          我从他手里夺来,喝道:“这东西你们哪里得来的?”

          那人躬身回话:“公主,主上说了,公主送他死活,他也不会白要。主上手里也是两个人,死活,就看公主想要谁死,想要谁活。”

          我的心狂跳起来,伤口隐隐作痛。也顾不得礼数,上前揪住那人的领子,道:“怎么可能?他还活着?你给我说清楚!”

          那人不慌不忙,“当初连称之妹为谋君夫人之位,窜通了逆贼刺君。最后虽说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夫人之位,可依旧不得宠,还是个人独居深宫。主上继位后清点后宫,发现了夫人,不料在她宫里还发现了个人”

          密使并不点破,我也已经知道是谁了。“怎么可能?姜无止怎么可能放过他,他活着,他还怎么名正言顺?”

          “想是连夫人救下的,藏在她的寝宫。姜无止正是因为想名正言顺,又找不到人,才找了替死鬼,又编了彭生化豕的鬼话。”

          “哼,诸儿要是活着,怎么可能甘心藏匿在后宫里?你们不要骗我了,等我杀了姜纠,你们却交不出人!”我还是不敢相信他们的话,本该拂袖而去,可事关诸儿,我心里早就乱了方寸。如果杀纠,诸儿就能活,我又怎么会手软。

          “不瞒公主,他直都昏迷不醒,想是被人灌了迷|药。”

          “还在昏迷?救不过来吗?”我焦急问道,来使却笑而不答。我明白了,小白要杀纠,又怎么会去救诸儿。那药倒并不是他灌的,而是连妹。

          “好!”我下定决心,姜纠命,还有鲁国的未来,我全都押上,只为诸儿有丝活的希望。“告诉你们主上,他要的,我定会给。我要的,可不是死活,而是两个活人,你们可不要食言了!”

          “是”来使揖,“届时请公主回禚地行宫等候。”

          ――――――――――――――――――――

          管夷吾被人装了囚笼,送往临淄,我也要回禚地行宫了。两队车马路在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