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28(1/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5、莫名的消失

          在1970年代末,埃米尔一手所领导的杜拜政府,深信航海贸易可以为杜拜这块招牌带来高效率的国际能见度,也能够带来利润惊人的庞大经济效益,於是便已经有了在杜拜几个较为知名且地理条件也勉强合乎许可的都市,一一设立港口的伟大的远见,虽然杜拜90%都是由沙漠组成,但杜拜人硬是成功坚毅的克服了总总受限於气候及土地型态等不利建港的自然因素,开始以一连串的人工填海土法来建造港口城市。

          而自从1984年度杜拜开始启动人工填海建港计划至今,终於在埃米尔在位时的最後十年间完成建造杰贝阿里自由贸易港的愿景,同时在杜拜人的鬼斧神工的工匠技巧之下,杰贝阿里港现今不但是世界第一大人造港,而理所当然的杰贝阿里自由贸易区也已成为中东地区最大的自由贸易区,隶属於杜拜世界──杜拜政府三大主权投资集团之一。

          无论何时何地走在杰贝阿里自由贸易区里,都可轻易的感受到它不同於严谨的杜拜,光是这街道上处处都透著自由开放的气息,熙来攘往的各色行人游客,市集里到处都飘漾著新奇趣味的专属於中东风味的各色珍品。

          萨伊德本该如同前几天般好心情带著祈臻母子继续在杰贝阿里探索著这不同於杜拜的奇情异景的,但在今天早上发生那一段特别的小曲之後,母子两人便视他如毒蛇猛兽,尤其是祈远,简直把他当成恶鬼般的看待,他只要微微靠近祈臻的身旁,他立刻就皱眉扁嘴,接著漂亮得不输女孩子般的大眼,立刻就泛红弥漫起水气,紧搂著母亲不放。

          萨伊德即使有再多的话想跟祈臻说:即使有多麽迫切想要跟祈臻解释他早上的莽撞与轻率,都在孩子的沉默的泪眼抗拒之下,宣告失效,他只好先以静制静,暂时和祈臻及孩子保持一段短短的距离,打算先降低她们母子俩对他的排斥,再适时见机的将祈臻她们拉回自己的身边。

          祈远腻在母亲的怀抱里,久久都不肯如同前几日那般,看见一点对他的脑袋而言是小新鲜的东西,便兴奋的拉著母亲,摇手晃脑指天画地的说个不停,早上萨伊德对他那凶神恶煞般的往地一摔,也将他对他这些时日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好感,都摔没了。

          他本身又是个特别纤细敏感的孩子,且从小被母亲当珍宝般的养育照料著,以至於出了事情,当然就更黏赖著母亲不放,从萨伊德将她们带出饭店到市集的这一段路,祈远一路上都要母亲紧抱著,连要下地的意思都没有。

          这无形之中也加重了祈臻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