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春风暧昧(下)(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云轩阁,陶然亭。

          一身黑色劲装的涯安静地躺在一张红梨木椅榻上,剑眉修目,鼻梁英挺,红润的嘴唇如同在春风中飘落的桃花瓣,唯美诱惑,但他的双眸却如千年寒潭,幽深冰冷,此刻若是有人与他对视一眼,全身的血恐怕都要瞬间凝结。

          涯,陪我去藏书阁海棠欢快的朝他跑来扑进他的怀里,涯的眸光如月华流动,整个人都温暖了不少,他笑著抬起手用衣袖擦著她的额头:腿短短的做什麽跑这麽急,一头都是汗。涯在海棠的面前从不吝啬他的笑容,还会一反常态变得有点毒舌。海棠从小可没少受他的刺激,但她知道他是打心底疼她的,就如现在一样,一边毒舌地说她腿短短,一边温柔的替她擦汗。

          涯,不准你笑话棠儿,我今年才十四岁以後还会长高的海棠的小手恶作剧的捧起他完美的脸,左,又捏捏,借此发泄下心中小小的不满。

          好了,不是说要去藏书阁麽涯笑著拉下海棠在他脸上胡作非为的小手,抱进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拧了下她的粉嫩的小脸,真是个小坏蛋

          棠儿才不是小坏蛋海棠娇嗔的从他怀里爬起,涯并没有起身,只是微微动了下身子,手肘撑著头,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身侧,慵懒又优雅,棠儿,把桌上的酒壶给我递过来。

          海棠才发觉,旁边的石桌上放著一个致的白玉小酒壶,涯,你什麽时候学会喝酒的

          从我自高奋勇给你当便宜侍卫的那天起

          该死的我不是替身

          哼,拿著海棠一把将酒壶塞到涯的手里,瞪了他一眼,你不做也可以啊,山庄里多的是侍卫我可以随便挑一个

          不必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善哉善哉涯说完惬意的饮了一口酒。

          涯,有那麽好喝吗给我也喝一口好不好海棠咽了咽了口水,一双水灵灵的眼眸,巴巴的望著涯喝的那叫一个畅快,她还没喝过酒呢,好想尝尝是什麽滋味。

          你真的要喝吗

          嗯海棠十分确定的点点头。

          涯摄人心魄的勾唇一笑,那你过来他朝她勾勾手指,海棠便不由自主的向他走去。

          涯,这是什麽酒好香,就像是带雨的桃花,颜色也好漂亮粉红粉红的海棠好奇地从小小的瓶口望著里面豔丽馥郁的酒。

          涯坐起身,将白玉酒壶递到海棠的嘴边,磁地拖著慵懒的调子:桃花酿

          桃花酿海棠喃喃的重复了好几遍,仿佛在回忆过去,可是过去一片空白,让她又不知该去回忆什麽。海棠刚伸出手去接酒壶,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