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39-41(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026鲜币39误人在自说聪明4

          赵槿见林碧玉要走,拦著她道:我的亲娘,你听我说一句话。◢傻◢逼◢小◢说,shabixiaoshuo”林碧玉正色道:快说。赵槿思量道:到嘴的儿还能让她飞了不成只是要说些什麽道理那厮好急智,道:爹爹刚刚去会的客,亲娘可知道是什麽样的人

          林碧玉慢抬眼,道:男人家的事,如何轮到我们妇道人家管赵槿遭那双杏眼一瞧,身子颤了颤,含笑道:亲娘莫要妄自菲薄,以亲娘的人品儿,就是要我死我也不说二话。

          说罢,跪下扯住林碧玉的裙摆,哀告道:亲娘何故独厚幼弟和外人,对我却嗤之以鼻

          这话说得林碧玉吃了一惊,急忙要挣脱,道:这怎麽说赵槿抱住她的小腿,死命不放,陪笑道:亲娘不要著恼,是幼弟前年日日唉声唉气地,夜不能寐,饭也不吃,说是害了病,也不让医官看脉,逼问了几日,才说亲娘和他成了好事。自此不知味,魂为亲娘亡。一头说,一头把那俊脸偎在她小小的绣鞋上,亲得啧啧有声。

          任林碧玉急的跳脚,只是不放手,缠得她一个错笋,摔到他身上,犹如一枝娇嫩嫩的兰花落到了豺狼的爪里。

          赵槿喜不自胜,伏在她身上,一阵乱亲,乃道:亲娘,我的心肝,你依了我罢。林碧玉又抓又打,怎敌高壮男子的气力,撕打间那前襟已大开,跳出一对白花花的硕,那冰肌玉肤晃得赵槿眉开眼笑,吸住香喷喷的粉红的头,含糊道:好一双美合上那小嘴儿做了个吕字,尽生平所学,只要这佳人为他颠倒。

          还不过瘾,健壮的双腿已压开她的腿儿,蹊部紧贴她的私处,向前送了几送,左右摇晃,四处研磨,嘴里气喘如牛。

          挣到後来,林碧玉已无一毫力气,努出的香汗冷冷地贴在脊背上,心内一直在道:我不要哭,我不要哭给这畜生看。可这眼泪偏不争气,如断了线的珠儿,滚了下来,心道:难道我一时便终身难逃个字我虽不清白,却也不是个婊子,如何落得如此下场想想,兀自心酸,呜呜咽咽地哭将起来。

          那赵槿见她这般,搅坏了几分兴致,因说道:亲娘,我这物也不输爹爹那物,你哭恁的秀香姐姐说亲娘是个多情人,又是个好风月的。当日要不是爹爹舍不得亲娘肚里的静姐儿,强留著亲娘,亲娘就要跟五舅舅小冯将军走了。

          说到这,见她脸儿涨红,只道说中了,遂嘻皮笑脸道:莫不是五舅舅的巴比爹爹的还大所以舍不得五舅舅林碧玉不答。

          他又道:亲娘还年轻,我又

          ↑返回顶部↑

          目录